Lucky

一蓑烟雨任平生

【RF】改变(甜/短/一发完/治愈513)

距离导弹击中大楼已经过去了近半年的时间,各大媒体争相报道此一事件的热潮也早已过去,时间一分一秒地朝前走去,纽约市的人们又找到了新的饭后谈资。

比如,这一年的温度回升似乎比往年更快一些,城市里的树木花草已然恢复生机盎然的模样,街道上多了许多游玩的人,天气晴好时,在外身穿背心也不会觉得不适。

一个穿着黑色背心的女子快步走在曼哈顿的街道上,走过一群穿着校服叽叽喳喳似是去中央公园玩耍的孩子,她看起来与行色匆匆的上班族并无二致,但随后她便闪进一栋已废弃不用的大楼内,不见了踪影。

几分钟后,大楼内某个房间响起了小熊欢快的叫声,肖的脸上浮现出一抹称得上温柔的笑,她轻轻摸了摸小熊的头,然后任由那条狗吐着舌头跟在她身后跑。

“我们又有新的号码了吗,哈罗德?”她开口问道。

原本坐在电脑后的男人站了起来,迈着有些跛的步子走去打印机处拿起一张照片,一边微皱着眉透过厚厚的镜片审视这张照片,一边回道:“是的,萨姆恩,恐怕我们又要开始工作了。”

肖凑过去看着芬奇手上的照片,小熊已经在一个属于它的角落安安静静蹲坐了下来,仰着脑袋看不远处的两个人。

一切都回归了正轨,好像跟以往并无差别。

至少表面上是这样的。

—·—·—·—·—·—·—·—·—·—·—·—·—

然而对于芬奇来说,他的世界改变了太多。

导弹事件过后几天的时间,机器的副本已经上线,并且开始联系肖给出新的号码,在肖外出执行任务时,小熊总是会留在芬奇身边,而芬奇不可能注意不到小熊不同以往的动作——它一听到动静就盯着入口方向,似乎在期待什么。

在小熊又一次突然从趴着的姿势站起,并竖起耳朵后,芬奇忍不住开口:“小熊,约翰他……”他回不来了。这是一个公认的事实,芬奇也相信,可他就是无法将这样一句话说出口。那一刻他意识到,或许从内心深处,他也希望能够再见到那个永远一身黑色西装,偏又不扎领带微敞衬衫领口的男人。

那时芬奇以为这只是刚刚失去挚友的正常反应,可是半年以来,他时时刻刻都能回想起关于里瑟的事情,有时会产生转过身就能再看到里瑟的错觉,更多时候是陷入回忆中,忘记了现实中的自己身处何方。芬奇几乎记得关于他的一切:里瑟如何在清晨走进他们最初的安全屋——图书馆,并且满含朝气地向他问好;里瑟如何拿起桌上被小熊舔过的甜甜圈,并且在他还没来得及警告的时候就塞进了嘴里;里瑟如何将一杯煎绿茶递给他,甚至带着几分邀功的意味说着这是他在“讨好老板”……

手背上突然传来的刺痛让芬奇回了神,他这才发现,不知什么时候,他已经把手中那杯纸杯装的煎绿茶捏得变了形,几滴茶水溅洒出来,落在他的手背上,反射着微弱的光。他轻轻抹去那些晶莹的液体,心中的想法逐渐成形——他要回一趟图书馆,那个承载关于里瑟记忆最多的地方——对这个他曾经的知己做最后的缅怀。

而这之后,他决定尽力忘记里瑟,继续全心全意地拯救机器所提供的号码。

“肖女士,我有一些私事需要处理,你一个人解决这个号码可以吗?”

“我没有问题的,芬奇。”

随着电话挂断,芬奇拿起衣架上的西装外套向门口走去,十余分钟后混入大街上的人流之中,向着纽约市另一个方向的那个图书馆而去。

芬奇身后不远处,一抹黑色的身影出现在摄像头视野中。机器识别后,黯淡的界面中跳出一个鲜明的黄色虚线框,框中的身影较上一次出现于界面显得单薄了许多。他抬起头,看向高处摄像头闪烁的红灯,悄悄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。

—·—·—·—·—·—·—·—·—·—·—·—·—

芬奇从没想过他会回到这个图书馆。

铁质栅栏门被人暴力破开,歪斜着倒在地上;玻璃制的板子只剩下变了形的框架,破碎的玻璃混着灰尘与纸张散落一地;还有那些他们处理过的号码的照片,静卧在地板上,即便落了灰,芬奇依然可以分辨出那些人的模样。

他迈过满地的残破不全,抿紧了嘴唇,眼中的悲恸满得快要溢出来。

他欲来此处终结悲伤,但悲伤之势更盛。

骤然响起的铃声打破了图书馆中的沉寂,芬奇掏出手机,看着那一串陌生号码,犹豫一下还是点了接听。

电话的另一头是沉默,背景音似乎有些嘈杂,是风声与汽车鸣笛声的结合,像是在某个路口。

芬奇有些疑惑地再看了一遍那个号码,又把手机放到耳边,终于开口询问:“您好?”

电话另一端逐渐安静了下来,似是远离路口进入了某栋建筑。而后,芬奇听到了声音,有些虚弱却含着轻浅的笑意,从他的身后与耳边手机听筒中同时响起——

“嗨,芬奇,想我了吗?”

做了张壁纸w

【无水印】

复联3最新预告截图
【自截自调 无水印】
基妹两个预告都笼罩在蓝色中让我有些担心orz
求铁虫不虐,锤基不虐orz

【头像】 一张图片调了个色w最后一张是专门为圣诞准备的qwq 【无水印】Ψ´・●・`Ψ Merry X'mas

原图from微博 TomHolland资讯站
真的是没见过比他还好看的人啊啊啊
大家万圣节快乐~(♡˙︶˙♡)